追蹤
法鼓山寶雲寺聖嚴書院
關於部落格
  • 593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生命中感受到最大的苦 佛學106班 陳俊嘉

曾經以為,原生家庭最苦。

憂鬱症母親、嗜賭父親、殘障的妹妹,漂流的生活,搬了三十幾次家才熬到高中畢業。

曾經以為,求學最苦。

小學讀八年,換了四所學校;高中一年換一所,沒一所念完過;大學念了三間才畢業。

曾經以為,情字最苦。

年少青澀,交葛於人間男女情感,來來去去,癡狂瘋癲。

曾經以為,生存餬口最苦。

被房貸、信貸追的喘不過氣,不知道錢到底是誰發明的?為什麼人總是一直被錢玩弄?

曾經以為,心的拉扯最苦。

憑藉著高度理想與熱情做事的紀錄片工作者,最在乎的是與生命的對待關係,跑遍台灣個角落、大陸、亞洲、美洲、歐洲 ,也曾在非洲難民街道的夜間拍攝,橫跨死屍,突來槍響,意識死亡將至。身心疲乏不在話下,然而卻得常在現實關卡中,陷在堅持與放棄之間拉扯。

        因緣所致,這十年來陸續不斷的案子,除了公廣集團之外,盡是慈濟大愛台、佛光山佛陀紀念館、靈鷲山、福智、基督教好消息電視台等等影像製作,也陸續結束了商業相關的接案。收入變少了,生活沒變,精神好似變富足了,但生命另一層面的苦,增加了。

       尤其從2013年開始的三年間,製作了六十位草根人物的生命故事紀錄片,生命中的總總無常、他們所承受的苦難,往往超乎我的視野,苦苦相疊。雖然從中體悟見苦知福,也見識到許多菩薩因轉念而重新有了新的契機,但對於仍深陷苦難的被攝者、家庭,每每心生的不捨,似乎超越了一位影像工作者所能承擔的範疇。慈悲有餘,智慧不足;同理充分,但總是逾越了影像工作者與社工之間的自我認同。每天我總發願祈求,希望他們能解脫生命的苦難而讓自己深陷其中。就這樣,壓垮自己的最後一根稻草,是一位被攝者的死亡,告別式上空無一物,只是一再重複播放著我曾拍攝他的影片。而後我病了,無力再工作。醫生說,第十類型焦慮症加上憂鬱症。

曾經那段時間,我覺得是生命最大的苦。

因為,苦的不再只是我,而是整個生命議題!

同年(2016)八月,我參加了福田班,不記得從第幾次上課開始,也經過禪修的學習,我又重新面對這一群生命。而且很清楚的知道,我又可以面帶笑容的繼續原本的工作,全然不同的面對。

苦的過去式是如此,一直在漂泊,一直在追尋,忙的找不到路走!

然而遇到的人是菩薩,遇到的事是養分,如果沒有這些菩薩帶著那些養分來引渡滋養我,今天我無法透過鏡頭語言,傳遞草根菩薩所佈施出來的善知識給更大的人群。這或許是我存在的功能,而我只需全心專注做這件事,心無所求。

而苦的現在進行式?

透過這作業的省思,雖然應該要說人生好苦,但總覺得一切就這樣吧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尤其每每遇到一些關卡時,就會記起師父所說:「因緣有,要努力;自性空,不執著」。不管是對自己,或是對人、對事。然而有關自己的,不是沒事,但好像不足以稱上什麼苦的。

現在最大的苦,或許就是看見深陷苦的輪迴而無法超脫的眾生吧。

苦在不忍他的苦、苦在過了一段時間後依然見到他仍在受苦、苦在自己智慧不足,不知如何幫他!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